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性奴隶空姐
性奴隶空姐



第一章 性奴隶空姐
从成田机场出来的小森亚矢香,一手拿着皮包,一边往停在旁边的宾士轿车走去。白蓝相间的围巾、宝蓝色的制服使得她格外好看。她本来就是个一流的模特儿,当她穿上一年前重新设计过的制服时,显得更有魅力。
以前大家都批评空服员的制服太过单调,去年年轻有远见的由多加社长接下棒子时才改为现在的式样。首先就是把暗蓝色系改为宝蓝色,再把夹克及裙子改成窄裙,长度也所短成膝上十五公分,恢复了长久以来流行的迷你裙。一经如此更改,使整个气氛都变得性感起来。
当初,也有正反两个意见,尤其是那些资深的空姐及对窄裙没有自信的空姐们反对得尤其激烈;而新社长强力支持的主意,却赢得男顾客的大迴响业绩提升了百分之百后,再也没有反对的意见了。
对于穿那样制服的亚矢香,除了一般乘客以外,连在机场工作的相关人员也会对她另眼相看。除了她超一流的身材,再加上舒整乾爽的髮型,戴上蓝色小帽后突显的面貌,气质高雅的微笑,以及空姐本身吸引人的知性感觉。
「真不愧是北东航空的空姐,又漂亮又吸引人。」
「当然嘛,她是北东航空年轻社长的未婚妻呢!」
「真是好眼光,假如我能跟那位超美人空姐来上一手,那我死也甘愿了。」
「喂!声音太大了。」
亚矢香一边听着两位守卫警备如此的谈话,停在宾士车前面。
好不容易,司机保永才察觉到,他下车说︰「欢迎回来!我帮你提行李。」他一边拖着快掉下来的裤子,一边来接皮包。
当手与手接触时,亚矢香急忙把手放开,那是一双出满汗的手,稍微碰触就引起全身的鸡皮疙瘩耸立。
(为什幺由多加会用这幺一位驾驶员呢?)
从以前亚矢香就一直觉得不可思议,并不是保永有什幺特别无理的举动,只是从第一次见面,就有一种生理性的排斥感。
保永是个三十过半的矮小男子,一双眼睛好像随时都在窥视什幺似的,脸色惨白,与宽大的额头比起来,鼻子和嘴巴则稍嫌过小,大大的眼睛是茶浊浊的颜色,只要被那双眼睛一看,就觉得寒意四起。
「直接送回公寓是吧?」
「是的,麻烦你。」
穿过后照镜与亚矢香的视线相对后,亚矢香反射性的浮起了空姐惯有的开朗微笑,然后把长脚翘了起来,当然那条超短迷你裙用手紧紧按着。
「飞累了吧?请你休息一下。」
「谢谢了。」
的确一直装出笑容非常麻烦,而且很睏了。在飞行之后,腰部总是觉得特别酸痛。而最有自信的足部,也因长久困于高跟鞋中而肿胀起来。
话虽如此,在这幺一位司机面前却丝毫没有睡意,只要一想到他那双眼睛偷偷地望着自己,就觉得不寒而慄,正确来说,在这幺狭窄的空间中只剩下两个人吸着同样的空气,就已经令亚矢香觉得非常的难受。虽然自己也觉得这种想法不好,但是对这种感情上的自然反应却无法说明。
过了一会儿,车行速度慢了下来,停住了。
「怎幺了,保永先生?」亚矢香的声音有些慌张,因为周围并没有加油站,只有几间民房。
「等一下!」保永的嘴边浮起一股不明的笑意。
「保永先生!」
「马上就开走了。」
保永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同时后车座两边的门被打开了,进来了两位黑人。
「你们要干什幺?」
车子又疾速开走,这时亚矢香的肩膀及胸上被大手一按。
「喂!保永……」一开口,突然感到一股强烈的药味扑上口鼻。
不一会儿,亚矢香就失去了意识……
(贰)
眼睛被戴上眼罩的亚矢香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光线。意识清醒后,才知道双手已被反绑在背后,眼睛也被戴上了眼罩。
车行一个多小时后,亚矢香被带到这间好像是仓库的地下室,而且整个房间没有一个窗户。虽然拿掉了眼罩,但是亚矢香的身体却被绑在一张金属椅子上,而口中也塞着一条黑皮带。
「觉得如何?」透过灯光,以及有三个脚架支撑的摄影机,可以看到保永站着张嘴淫笑。
「帽子掉了。」他把手上的帽子戴到亚矢香的头上︰「你已经被组织选为奴隶候补,现在要来试试你对做奴隶的反应测试。」
听到保永这番无理的话,亚矢香已经感受到一股绝望的气氛。
「假如你发誓要成为性奴隶的话,我就帮你开锁,你脱光衣服和我交媾;假如你不愿意的话,就穿着这套制服让我慢慢玩弄你。如何?要不要发誓?」
「不……」亚矢香全身颤慄着直摇头。
「哦……那就没办法了。」保永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把手伸入铁炼之间的蓝色外套,将乳房拨出来。
「嗯……」亚矢香张大了嘴巴,身体因为被侵袭而不安地扭动着。
「好漂亮的乳房!」
从制服上也能感觉到乳房正被握在保永那双粗糙的手掌上,他那双手正粗鲁地来回搓揉,像这种不知如何爱抚的男人,绝对不允许他霸佔我的身体,也不和他交往。
「在衣服之上摸不够过瘾!」保永开始解开衬衫上的钮扣,一个、两个……然后露出了雪白的双峰。
「喔……」亚矢香拚命咬着皮带呻吟,只碰到手就觉得恐怖的男人,如果他的手来碰自己的乳房那真是不堪设想。
觉得自己快疯掉了的恐惧及羞耻、屈辱心,让她想大声地叫出来。
保永这时已把扣子完全解开,眼看着魔手就要伸进来了。
「噢……」亚矢香皱着眉头闭上眼睛。但是她拚命忍耐,双手在椅后紧握。这个男人就是想看自己的痛苦,想看到流着泪求他的姿态,那只好继续忍耐下去了,我不想为这种小人抛弃自尊,不想成为小女子。
压抑住全身耸立的寒毛及开口尖叫的意念,亚矢香正面而视。保永的指头攀上了乳头,亚矢香睁开双眼,可怜地望着他。如果不是这样限制了女人的自由,他根本是一个什幺都不会的卑劣男人。
终于他的手放开了乳房,然后在椅子前面跪下来,面对着制服的迷你裙他的眼睛直望向大腿深处,并且扯裂黑丝袜,膝上十五公分的迷你裙坐在椅子上自然又短了十公分。
「好美的脚!」保永流着口水,把手放到膝上。
「哦……」亚矢香的两条长腿紧紧地併拢着发抖。
大家都说改迷你裙后,受益最大的就是亚矢香了。并且私底下也有人说,新社长由多加一定也受不了那双美腿的诱惑,那倒也是实情。因为每次约会如果看到亚矢香穿迷你裙总会特别兴奋,在床上也会把她的脚从头到尾吻一遍。若说谣言有错的话,可能就是指这双腿的事而已。而这样的一双腿,现在正被保永爱抚着并用脸颊去摩擦。
(参)
「把脚打开!」逐渐兴奋的保永,一边吞口水一边说。
亚矢香本能地把大腿闭紧。
「怎幺了?」
亚矢香瞪着保永。
「真没办法!」保永站起来按下一个钮,马上就进来了两个黑人。
这时她的脸色大变,身体被紧紧地绑着。
「把这个奴隶空姐的两腿打开。」
「是,老闆!」两个黑人手上拿着铁炼,蹲在亚矢香的两侧,两只黑手一左一右地扳开双腿。
「啊!」她想挣脱,但两只手的力量太大,两只足踝一下子就被绑在了椅脚上。亚矢香的脚成八字形,但她还是拚命靠拢。
「还想抵抗吗?」保永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他鬆开她口中的皮带,直视亚矢香。
亚矢香深深吸了一口气说︰「不要,请不要……」到目前所遭受到的屈辱,一口气叫了出来︰「快把锁打开,我绝不原谅你,我要全部告诉由多加,你给我小心!」
「内裤给我看看吧!」
「不,死也不要!」
保永用眼睛示意两个黑人,他们两人的手一下子就抓住两条腿,把锁扣在近膝盖的地方。
「不……不要……」
虽然浑身使劲抵抗,但两条大腿全然无视亚矢香的意志左右张开。
「哦……」当大腿被分开固定起来的时候,亚矢香也只能咬唇低头了。
已经缩到膝上廿五公分的迷你裙,由于左右大腿分开的缘故,更往上提高。
「已经完全看到内裤了!」保永面对面站着,无情地一直望向迷你裙的最深处。
「啊……」亚矢香知道挣扎也是无谓的,只有想办法紧闭双腿。
虽然肌肤未损,也尚未有其他的爱抚,但亚矢香已经觉得好惨。平常为了让大家看到这双经常穿着超短迷你裙的套装或洋装,里面绝对不再穿其他东西,这是一般服装上的美学。假如对方是自己真正爱的人,也许可以原谅,但是那也只限于在床上的时间而已。
但是不管多幺地相爱,就算是由多加也好,要叫自己把穿着迷你裙的脚像A片女星那样开的大大的是不可能的。更何况现在立于眼前的,是个卑贱的司机,是个僕人,而自己身上穿着的这件制服更是给亚矢香带来更多的屈辱。
听说北东航空的男性乘客,几乎都会期待宝蓝色迷你裙底下的内裤可以看得见。但是期待归期待,高雅的空姐们永远不会穿帮的,这就是和那些A片演员的不同之处,那种隐隐可见却又看不到的距离有如一层厚壁。
「哦!黑色的啊!」保永正面跪下来,把脸放在九十度张开的两膝之间,眼睛直直看到迷你裙的深处。左右被张开的大腿上的丝袜中的脚及被黑色内裤包裹住的山丘显露出官能美。
「飞行时都穿黑色的吗?」保永用一副贪慾的表情,好像马上就要把丝袜脱掉好好地舔一舔的表情说︰「是吗?」
「跟你没关係!」亚矢香一边颤抖一边回答。
亚矢香除了有一流的胸部、大腿、臀部及丰满的身体之外,想必她的下体私处线条也很完美。不管大腿是开是合,都有令人烦恼的曲线。保永嚥着口水,从头到脚把穿着制服的亚矢相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然后想像着美丽高雅的亚矢香如何张开两腿摆出那种诱人的姿态。
对保永来说,现在最宝贵的就是蓝色制服、黑色内裤、丝袜、高跟鞋,与长程飞行后所留下的汗臭味。左右被分开的大腿中传来一种刺激性慾的味道。保永有一阵阵的晕眩,他可以感到自己两腿之间的男儿本色正在升起。
在空气中已经充满亚矢香在飞行后那种独特的味道,包含着健康与芳香的体味。保永一边呻吟,一边靠近左大腿,用嘴唇去吻它。
大腿一受到这股弹力与刺激,身体更加震动不已。保永愈发感觉到这时大腿所散发出来的魅力,不管平时亚矢香是如何嫌弃自己,但这条腿现在的确是自己的东西。
接下来,保永又看着右腿。只要是人都会有两条腿,但是为什幺亚矢香兼备高雅及官能美的双腿,如此引人遐思呢?保永觉得自己太幸福了,突然呜咽了起来,一边流着泪,一边亲吻着右大腿,感觉四肢欲情逐渐高涨。
在这两条大腿之间还有一个成熟的蜜穴,极高官能美的宝库。他把整张脸凑上去,可看到黑色的内裤中包着鼓起的小山丘,那里有足以粉碎男性理性的芳香的官能美。他慢慢地把鼻子和嘴巴凑上去。
那种像电流般的喜悦一击,直冲向云霄。吸一口气,那种感觉就像导火线一样。那种飞行后的体汗臭味,以及自然的体香,都令保永的男物达到无上满足。沉溺于国际线空姐的双腿之间所带来的喜悦,一下子他就洩出来了。
(肆)
「奴隶空姐,说你的名字。」保永望着亚矢香的迷你裙,站在摄影机后面询问。
「这是什幺?不要再玩了!」亚矢香感到两腿之间的凉意,叫了起来。
「回答问题,奴隶空姐!」
「不要!」
「真没办法。」保永再度送了一个讯号。
刚才那两个人走过来解开亚矢香后面的绳子,马上又绑在头上,脚上的锁也解开,用马达吊起来。那两条漂亮的脚,从地面上被吊了起来。
「我再问一次,叫什幺名字?」
「呜……」亚矢香瞪着他。
「啊……」光头的那位把手从迷你裙伸进去往臀部摸。
「不要!」臀部被黑色丝袜及束裤包得很浑圆。
「令人可恶的臀部!」保永瞪着那个富弹力的臀部,走来走去。
「呜……不要摸我,好髒喔!」亚矢香忘了两手的痛,叫起来。
然后,有一条鞭子落在她的屁股上。
「啊!」身体痛到心底去,亚矢香的身体缩成虾米状︰「你做什幺?」
「说名字!」
「你知道啊!」
亚矢香又被打了两个耳光。
「姓名?」
「小森亚矢香。」
「工作?」
「国际线空姐。」
「年纪?」
「二十四……」
「身高?」
「一七六公分……」
「胸围?」
「……」
鞭子在胸前抽了一下。
「九十三!」亚矢香咬着她美丽的下唇。
(伍) 「罩杯?」
「D罩杯!」
在日本没有E罩杯,胸衣也都是穿舶来品的。
「臀围?」保永的手在那个浑圆的臀部上摸来摸去。
「九十三。」
「第一次是什幺时候?」
「……」
「回答啊!」
鞭子又落在大腿上。
「啊!」亚矢香被吊在上面的两只手缩了起来。
「十六岁的时候!」她哑着声音说。
「对象是谁?」
「那跟你……」亚矢香看着保永,把话缩回来。
这件事还没跟谁说过,对亚矢香来说是最不想提起的事︰「高中同学!」
「那时候就喜欢做爱吧?」
「不……」
才说出口,鞭子又绕了上来。
「差不多吧?」
腿上又吃了几鞭。
「说喜欢!」
「不要!」
鞭子又抽了几下。
「说喜欢!」
「不要!」
大腿的肌肉已经被打的发青,再加上两腕的重量,她感到一阵激痛。
「说!」鞭子快速地落下。
「小人……」亚矢香叫着。
「啊!」鞭子飞上了两腕。
「说啊!奴隶空姐!」
「呜……呜……喜欢!」她说在嘴里。
「大声一点!」鞭子又扬了上来。
「我喜欢……做爱……」她垂下眼睛,咬着嘴唇。
「和社长每个礼拜做几次?」
「没那幺频繁!」
国际线空姐几乎有半个月的时间待在国外。
「在日本时天天都可以见面啊!见面时每天都做吧?」
「我爱由多加!」
「我没有问你那些话!」鞭子又飞了上来。
「好色空姐,说出你的性感带的顺序!」
「嗯!胸部、耳朵、嘴唇、背部!」
「还有一个!」
「啊!大腿内侧!」握着锁的掌中早已汗水淋淋。
「那……这里没有感觉吗?」保永把手伸到内裤内。
「嗯!有感觉……」
「什幺?哪里有感觉,说清楚!」
「性……性器……」美人空姐为了保持形象,仔细地回答。
「不老实说,就再给你吃鞭子,脸部一记,胸部三记,臀部十记,大腿十三记,哪边好自己挑。」
「恶魔……」选哪边都不舒服。
「好,那就臀部了!」
「你……」亚矢香呆呆望着保永,但保永的鞭子毫不留情地落下来。
「哦……啊……」亚矢香叫了起来,除了臀部外,全身也因麻痺而疼痛。
臀部结束后,又移到了美腿上。
「再说谎,就打脸,知道吗?」亚矢香的头被顶起来。
「啊!好……」她呻吟着说。
「喜欢什幺体位?」
「正常位!」
「其他呢?不喜欢从后面吗?」
「不喜欢!」
「后面有没有做过?」
「没有!」
「那这个屁股还是处女了,得点最高。」
她张开眼睛看着保永,看到他在按着什幺东西。
「胸部、臀部都没有问题,再来做体力测定吧!」
「那是什幺?」
「那是注定你今后命运的测定,好好加油!」
终于从上面被解下来,两手被解开了,几乎失去了感觉,脚也麻痺了,但还是赶快拉下迷你裙,整理好胸前的衣服。
「干什幺?全部脱掉,性奴隶!」
「啊!」
亚矢香吞了一口口水,眼前出现的是那卑劣的矮男,如果手脚自由的话,是不会输他的,但由于后面还有两个人,所以不敢轻易出手,不,应该说是保永后面有一个庞大组织。
「怎幺了?」保永拿着鞭子望着亚矢香。
「不要用暴力!」她吸了口气,把手按在制服上,皱着眉,开始脱裙子,虽然有不平的意识,却说不出口。
制服是空姐的勋章,不论男女都对这套制服十分嚮往,只要国际制服一上身就是因为优秀而被选拔出来的。
把裙子脱掉后又开始脱上衣。
「先脱丝袜!」
亚矢香瞪着他,开始脱掉丝袜,保永又要她把鞋子穿上。
脱完上衣及乳罩后只剩下高跟鞋、黑色内裤及白蓝相间的围巾,亚矢香紧闭大腿,两手抱着胸部。
「把头发放下来!」
她皱了一下眉,然后把后面的发针取下,长髮像洪水一般洩下,女人味浓厚的卷髮更增添了一股妩媚。
「手拿开!」保永干着声音说。虽然已经洩精一次了,但看到漂亮的亚矢香只穿着一条内裤站在面前,不禁又燃起了慾火。
「真想好好地玩你几个小时!」说完又去抓亚矢香的乳房。
亚矢香吓了一跳,把保永的手拨开。
「好好站着!」一下子脸上多了两道鲜红的掌印。
「你干什幺?」
她瞪着他,一下子身体又挨了一拳,虽然保永弱不禁风的样子,拳头的威力却很大。
「喔!」亚矢香的裸体成了弓形弯曲下来。
「好好站着,奴隶空姐!」
亚矢香抬起头,含着泪说︰「不要用暴力!」她拜託他。
「叫你好好站着,听到没有!」
「我知道了!」她把心一横,点点头答应。
保永握着她的乳房,在胸前搓揉一番︰「把脚拉开!」
「……」亚矢香皱着眉头,张开那双美丽的脚。她一直忍耐着,感到全身所受到的屈辱。
像打击她的士气一样,保永的手伸到内裤中开始慢慢画圆圈。
「飞行时,你也希望客人如此碰你吧?」
「……」
「如何?」
「不……不是……」
「胡说八道!如果不是,干嘛穿这幺性感的内裤,又让乳房在那边摆来摆去?」
「呜……」
「好色的奴隶空姐,还要接受更严厉的检查!」保永的手依然停留在内裤里面,一面叫黑人手下出来。 (陆)
两只手又被绑起来,锁上三公斤重的铅块,两个共有六公斤,就算两手垂下来,也是很重的,何况又有刚刚的疲劳。
「爬!」
亚矢香慢慢地蹲下来,两手放在地板上,看着地上的蜡烛,表情非常痛苦。
就像相扑场中的大园圈一样,每根蜡烛都点上火,围成一个大园圈。
「好,先爬一周量时间!」保永送了一个信号,黑人之一把亚矢香的两脚抬起来。
「啊!」亚矢香连忙用两腕力量来支撑上身。黑人从后面推,把她推到蜡烛旁边。
「来,跨过蜡烛!」保永抓着她的头髮,命令她跨过正在燃烧的蜡烛。
烛火离胸部只有十公分,而且每隔三十公分的并列着,就算不动,肌肤也会感到灼热,但至少为了躲避热度,在缝中穿梭。
「三十秒!」
「那是什幺?」她提出抗议。
「性奴隶在体力上的要求是绝对必要的,所以一直做到不能动为止!」
看到保永开始按马表,亚矢香无奈地又开始走。
本来亚矢香的运动神经就不弱,从孩童时代起一直喜欢体育,现在也以韵律操来保持身材,而为了让空中小姐的工作做得更优雅,是应该培养耐劳任怨的体力才行。但是,刚飞行完已经很累了,何况又是如此被吊着,两手早就没有力量了。前进一步,两手就会发抖,若把两手上的铅块除去的话,至少走个一周是没有问题的。
「过十秒了!」走了三分之一时,保永的声音响起,但已经到了极限了!
「啊!啊!」每走一步,就感觉到千斤重,但只要把身体往下移一点,又会感到蜡烛灼灼逼人的热度。走了大约一半,早就汗流如雨,一滴一滴掉下来了。
「还剩十秒!」
「啊!」亚矢香用尽力气準备抵达终点,两手慢慢移动,终于抵达目的时,就像跑百米一样呼吸急促。
「二十八秒七!」
亚矢香面貌向上,两腿紧闭,把头低下来时,长头髮碰到了火焰。
「火灭了!」
回头一看,保永指出第五号蜡烛的火已经熄了,可能是被汗水熄掉的吧!
「重头来!」
「什幺!」
「开始了喔!」保永按下马表。
「噢!」没有抗议的余地,为了不浪费秒数,一刻也不敢迟疑,但是两只手当然比第一次更累、更重了。
「还有十秒!」
听到这一声,还走不到一半,除了两只手无法用力外,这次还要小心不要让汗水流下来。
「噢!」亚矢香咬着牙,加快速度,但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到了终点已经三十三秒了。
「再一次!」
「请让我休息一下。」由于都是用两手走路,已经非常难过了。
突然,背部被鞭子抽了一下。
「啊!」两手失去平衡的亚矢香差一点被火焰触到,她拚命地把两手撑直。
「一直做到好为止!」保永冷酷地按下马表。
「好过份!」亚矢香边骂他,一边挑战第三圈。
这次走了二十九秒八三,但是途中又灭了两根蜡烛。
「再一次!」保永无情的下命令。
汗水不断落下,当她意识到的时候,马表早就开始走了。
亚矢香失败了五、六次,第七次,终于以二十九秒六过关,算是运气好,汗水没有滴在蜡烛上面。